归去来兮
 

Something For Nothing

2018-09-30
妈的,8102年了我还嗑沈汉强…………睡前头爆炸疼,捶胸顿足想看两个疯子在被烟花包围的浴缸里做爱。

2018-10-01

-1
喜欢雪。
非常喜欢。
以后我自己的坟地一定要挑在一个会下雪的山头上。

-2
在地铁上见到一个白化病的叔叔,和他的两个盲人朋友。
叔叔笑起来很暖,像被雪花包裹的太阳。
盲人叔叔让我想起了《推拿》里的沙复明。
他们三个站在一起,就是我眼里的风景线。

-3
为什么,吃东西的时候都能听到Juno的《念念不忘》
阿,真尼玛操蛋。
听着都难受,让人吃不下。

-4
我希望在我睡着的时候,梦里有个人能敲开我的头盖骨,他就会发现,伴随着脑浆同时溢出的,是各式牌子的酒、一根生锈了并折弯了的铁丝、一些零碎的骨头块和十多年来吞下的头孢溶液。

2018-10-02
严格意义来说算是分手了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说法
可转头丧气地想想    好像是既定事实了
虽然我一万个不承认。
这一次体现得尤为自私
对不起阿亲爱的。
我还是不够优秀  不够好  不够努力找到改变自己的方式
我要说一万遍给自己听    在不同的地方说
这样我就可以记得住   记得住那些我说过的话
我会    换一个方式拥有你   
但是    我们依然没有放弃彼此

2018-10-04
-1
膨化食品使人开心。
嘻。

-2
日你妈,果然话不能说太满。
吃完薯条鸡翅走下楼听到Say u wont let go
果然人在最衰仔的时候做什么扑街事都很衰仔。
难受。难受得胃酸都快融化掉我油炸的脂肪了。

2018-10-20
昨晚梦到她了。
梦里面的寺院被砸个粉碎,我坐上开往大气层的列车,去寻找一个改变历史轨迹的时空胶囊箱。
在列车箱里,我偶然进去了另一个时空。
那是一节独立开来的车厢。
我见到了我的初中,高中和大学同学,但他们都停留在稚嫩的少年模样,却拥有着如今所有事情的记忆。
唯独她。
她忘了我。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给她发消息“我昨晚梦见你了,好好笑。”
这真是一个一点儿也不好笑的笑话。
我只记得从梦中惊醒时我已是一脸泪水。
我不知道昨夜里我究竟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哭了多久。
只记得那真实而可循的梦迹让我几近疯掉。
我,好像,再也,再也摸不到她的心了。

我走不出来了。

评论
© 糖儿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