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诚楼】论段子手明诚的日常模式04

*开学前最后来一发【再写就写不完作业了hhhh】
*如果有能力有脑洞尽量就一周一更吧或者不定向
【lo主是不是有病?】
【A.是   B.答案是A选项】
*Ready?

1.
  明诚早上从床上起来,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变化。

  不,准确的来说,是变成了一只,圆滚滚的——仓鼠。

一瞬间,他感觉有些五雷轰顶。

他骗自己说:我一定是在做梦,再躺三秒钟起来估计就清醒了。

3   2   1

结果三秒过后,自己依然是一只仓鼠。

还是一只穿了迷你睡衣的仓鼠。

明诚一瞬间觉得,这存了二十多年没怎么用过的眼泪,今天全部可以一泄而出了。

怎,怎么办?

一向处事不惊,淡定从容的阿诚今天终于发现自己也有束手无策,欲哭无泪的一天了。

  他有些着急地开始在大哥身边滚来滚去,顺着大床滚到了大哥的脚边。

  这时大哥惺忪地微微睁开了眼,习惯性地往身边一摸,空荡荡的。

嗯?阿诚呢?大哥想了想,莫非阿诚一早就出去了?

说完,大哥看了看手表,还有时间,准备洗漱好了。

这么想着,大哥翻了个身准备起来,顺带无意识地一脚兜到了一只软软的,热乎乎的不明生物。

明诚同志此时正在大哥脚边默默的流眼泪,下一秒,他就觉得,自己好像,好像飞了起来。

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体验从空中自由落体。

“啪叽”一声,明诚觉得,自己的八月十五,这一落地,好像快要碎了。

“吱——”

疼。疼死算了。QAQ

2.
那一声“吱”虽然很微弱,但明楼还是听到了。

他转过身子一看,皱了皱眉,终于发现了一坨躺在自己脚边不远处的地板上的不明生物。

他蹲下身子仔仔细细地看了看,终于看清,这是一只,仓鼠。

于是在大哥换好衣服以后,他一把将可爱的诚宝宝拎到跟前,观察了一番。

明诚觉得有些害羞,也有些委屈。虽然对于彼此的身体都再熟悉不过了,但是在大哥的目光赤裸裸的注视下,还是感觉自己好像被看光光了一样。

噫,哈子卡西。

唉?怎,怎么回事?

自己怎么像个怀春少女一样?!

明诚对自己的想法有些泪奔。

我可是把天天把大哥艹得下不了床的宇宙第一大总攻明诚啊!

怎,怎么会这样?

大哥看着那只一会儿害羞得缩成一团,一会儿又垂头丧气万般悲伤,一会儿又不知道为什么而炸毛的仓鼠,心情愉悦地笑出声来。

这小东西,真可爱。

明诚在心底流满了一整个左心房的眼泪,听到笑声后抬起头,看到大哥有些宠溺的笑容。

一瞬间,明诚的心跳加速得有点快。

这么近距离看着大哥的笑,还是第一次啊。

啊……有些缺氧。

明诚发现自己好像幸福得晕过去了。

真·晕过去了。

啊怎么晕过去了!作为一只仓鼠也要有仓鼠的尊严啊!

明诚在心底同时又流满了一整个右心房的眼泪。

我可是明诚啊!QAQ

3.
阿诚此时坐在客厅的茶几上,眼前站着大哥,阿香,明台。

“阿诚真的没回来过?那他到底去哪里了?”明楼对于阿香说明诚不在家的话感到有些不可置信。

明诚宝宝坐在茶几上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都快要哭晕过去了。

大哥啊我明明就在面前啊!!

于是三个人对着这只来路不明的仓鼠,开启了大眼瞪小眼,小眼被大眼瞪的循环模式。

最后大哥叹了口气说,“算了,先养着吧。我先去上班了,等阿诚回来解决。应该是他弄回来的,回来要好好问问,你们呐,都越来越没规矩了。”

明诚有些不可置否地小小地挑了挑眉,“吱吱”地叫了两声,“噗通”一声趴到了茶几上,眼睛眯成一条缝,被脸上厚厚的毛埋住。心里想,哼,大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嘛么。不就是前两天反攻不成嘛,至于这么记仇?

大哥转身上班去了。

大哥啊大哥你想反攻下辈子吧嘻嘻嘻嘻完了现在怎么才能找回自己的身体啊我不想一辈子都当一只仓鼠啊完了完了怎么办啊………

这么想着想着想着,刚开始满脑子想着怎么找回原身的混乱想法随着他的困意渐渐将自我世界扫得一片空白。睡眼迷蒙地看了看四处后,安心地趴在茶几上睡过去了。

是不是当了仓鼠以后,连智商都会有所降低呢?

【花式嘲讽脸】

4.
晚上回来,大哥只看见明台在逗仓鼠。

大哥现在是彻底懵了,阿诚真的一整天都没回来过?

明台放下手中的玩具,一蹦一跳地窜到大哥跟前,仰起头问大哥“大哥,这仓鼠好可爱啊,咱们就放家里养吧。”

“你阿诚哥真的一天都不在?”

“不在”

“唉……那就这么养着吧,算是你的宠物了。”

明台笑得花枝乱颤,有些挑衅地朝阿诚努努嘴,一脸骄傲。

明小少爷一早发现,这只仓鼠太可爱了,竟然通人性。

明诚炸毛了,我可是你哥!!你怎么能把我当宠物养!QAQ

明台火速从厨房拿起几根胡萝卜,真诚地眨着眼睛问大哥,“大哥,那…仓鼠吃什么呀?萝卜么?”

“萝卜你个头啊!”

他扶着额头,拍掉了明台手上的萝卜。

大哥现在是看着萝卜就怕。

大哥想起了自己上上个月,上个月,这个月的,萝卜牛腩味的,信息素。

明楼先生很难过。

明诚同志更难过。

他抓狂了。萝卜你个大头鬼啊!我是吃饭的啊!!

不。可是我现在好想吃榛子啊。

榛子。榛子。榛子。QAQ

5.
明台现在每天都重复的一件事,就是和他的新宠对瞪。

同时他喜欢做各种各样让自家仓鼠炸毛的事情,比如强行喂他吃萝卜,胡乱地揉捏着他肥嘟嘟的脸颊,揉乱他刚刚顺好的毛。

阿诚含着泪花忍受着明台的折磨,想着哪天变回原来的样子,一定要好好地,neng死他。

有一天,明台如往常调戏着炸毛仓鼠的时候,眼珠子骨碌一转,不怀好意地笑了笑,“笨仓鼠,你再这么不听话,我就把你送给曼丽当粉扑算了。”

什,什么?!粉,粉扑?

阿诚瞬间脑补了自己在粉饼盒里面被迫滚来滚去,最后被曼丽倒着抓起来用自己可爱的八月十五来上妆的画面。

阿诚先生感觉生无可恋。

6.
明楼发现,这只仓鼠,会认路。

无论自己怎么给仓鼠弄一个怎么温馨怎么舒服的窝,自己都会在第二天一大早准时在自己的床上发现他。

莫非,仓鼠有一种只认得他第一天睡过的地方当窝的属性?

明楼这么想着,觉得这解释也就合理了。

明诚又有些炸毛了,属性你个大头鬼啊!!这是我平时睡的地方啊!不睡这我睡哪!

虽然十分嫌弃自己现在变成仓鼠的样子,但是他转念又一想,也是有好处的。

比如,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钻进大哥怀里。

第一天可以钻大哥的怀里,第二天可以捂脖子,第三天可以……捂裆。

啊~当仓鼠有当仓鼠的幸福啊。这么想着,阿诚又悄悄地爬进大哥的被窝,用肉乎乎的爪子轻轻地拍了拍小明楼,四仰八叉地趴在小明楼的旁边,发出幸福的轻鼾声。

呼~~人生啊,就应该这样才对。

第二天。

明楼记不清第几次从自己的裤兜里面掏出这一坨玩意了。

他有些疑惑,这年头,连仓鼠都这么好色?

他假装沉下脸,内心却压抑着自己大笑的冲动,用手指勾住他的小衣领拉到自己眼前,生气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窃笑:“你这么喜欢钻我裤子里,反正还没给你起名字,就叫你武当吧”

武,武当…?武当…?

明诚幡然醒悟,内心仿佛千万草泥马奔腾而至。

明楼忽然惊觉,好像小武当又要炸毛了。

明诚这一次,不叫炸毛,叫暴走。

大哥你才武当!

你大爷也武当!!

气煞我。

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回真正的明诚啊!

#让我们先为明小诚默哀三秒钟然后再尽情地哈哈哈哈#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的TBC

【写完以后才发觉这明明是all诚(噫】
【到底要不要打诚台的tag呢感觉不太像】
【你们就没有嗅出一丢丢的诚楼嘛QAQ】
【lo主有病段子有病画风也有病不好笑不好笑不好笑】
【快点给我爱的抱抱(❁´︶`❁)】

#关爱高龄智障老阿姨     人人有责#

评论(16)
热度(45)
© 糖儿方 | Powered by LOFTER